当前位置:清酒孤灯>女生耽美>全是我虐过的大佬[快穿]> 26.甩了清贫大佬后26 以为你又要把我抛下
阅读设置 (推荐配合 快捷键[F11] 进入全屏沉浸式阅读)

设置X

26.甩了清贫大佬后26 以为你又要把我抛下(1 / 3)

祈东没有惊动女儿, 转头去找祈宁。

祈宁身上有些外伤,已经处理过,不过医生发现他身上有不少陈年旧疤, 怀疑他长期处于暴力之下, 所以也一一跟警方提起。

警察虽然询问过祈宁, 但是他对此一个字都没提。

当然, 所有人都很清楚,对他施暴的人, 就是他的亲生妈妈温慈。

温慈已经丧心病狂到买凶杀人,根据照顾她的护士所说,平时她对祈宁也是非打即骂……有这样的生母,他能成长到现在这模样, 也是不容易。

祈东到的时候,祈宁已经换回自己的衣服,准备离开。

“你都跟警察说了些什么?”

“除了今天的事情,其他的都没说。”祈宁回道。

祈东爱面子, 温慈和祈宁母子如今已经成为他的耻辱, 他无法抹去,就只能减少他们的存在感。

可是谁想到会发生今天这样的事情。

事到如今, 祈东想保也保不住,那就只能断得干净一些。

他说,“这些年你一直忍着她对你的暴行,现在她已经疯狂到要杀人,哪怕她是你亲生妈妈,你也不用再维护她,否则以后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事情。”

“我知道了,不过姐姐的想法最重要。”祈宁低眉敛目, 语气温和,看起来很好拿捏。

祈东见到他这样,点点头,关心地问一句,“不是说顾拾带人及时赶到,怎么会受伤?”

祈宁:“顾拾可能以为我也是歹徒,误揍了我一拳,不是什么大事。”

祈东:“……嗯,好好休息,手头上的事情不用着急。”

祈东离开后,祈宁嘲弄地掀起嘴角,眼眸里也只剩下冷意。

从小到大,祈东对他都是这幅嘴脸。

温慈也是。

他跟姐姐撒谎了,温慈从来没有对他好过,她只是把他当成工具,她一开始想要通过他得到的是祈东的爱和关注,后来她想让他继承祈家。

可是她注定什么都得不到,连她唯一的儿子,她也即将失去。

祈宁嘴角有淤青,他出门前,伸手在上面用力揉一下,伤口裂开,渗出血丝。

他眼皮也不眨一下,指腹将血丝擦掉,信步走出去。

祈安安吸入不少迷药,膝盖和手背上有些擦伤,顾拾打算让她住院观察一天。

祈宁走到那个病房,敲敲门,随即也不等里面的人开口,就推门进去。

彼时祈安安抱着顾拾的脖子,正要给他一个爱的亲亲,蓦地听到敲门声,吓得她马上靠回床头。

顾拾到嘴的亲亲,就这么飞走了。

他沉下脸看回头。

祈宁短发凌乱,嘴角淤青和血丝明显,衬得他的肤色更加白皙。

是最容易让女孩子痴迷的战损美男子!!

祈安安本想说他两句,这会儿开口忍不住放柔声音说,“阿宁,你的伤口没处理过?会不会很疼?”

祈宁极力忽视顾拾那像是要将他凌迟的目光,来到祈安安面前,“处理过了,不疼的,虽然姐夫下手很重,但是我皮糙肉厚,很快就会好起来。”

他这话说得,让两人都陷入诡异的沉默。

顾拾不喜欢祈宁,祈宁这个人只是表面单纯,实际上是一条难以控制的毒蛇,就连说话也是阴阳怪气。

但是他喊他“姐夫”。

祈安安也是对这一声“姐夫”感到不适应,不久前这两人还一言不合就动手,如今弟弟这叫得也太利索了,顾拾不得给他包一个大红包啊?

“嗯,没事就好。”祈安安点头,“我也不想留在医院,索性我们一块走吧,我正好肚子饿了。”

顾拾:“不行。”

祈宁:“好啊。”

两人声音落下后,病房里安静一瞬。

顾拾敛眸拿过祈安安手里的空杯子,“我只订了两个人的位置。”

祈宁:“好吧……那我一个人在路边随便找点吃的就好,姐姐姐夫去享受两人世界吧。”

顾拾俊脸冷凝,嘴角抽搐:“……”

喊姐夫也没用。

祈安安看着面前小可怜模样祈宁,联想到他再工厂里踹人的架势,于是点点头说,“你别在外面吃,回家让阿姨给你做点吃的。”

祈宁:“……”

这招对姐姐没多少作用啊。

“好。”他笑着点头,眼神却写满失落和孤独。

不过他演得再好也没用,顾拾已经起身挡在他面前。

祈安安根本没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模样。

祈宁:“……”

顾拾给祈安安披上外套,将她抱起,根本没给祈宁再说话的机会。

祈宁像个小尾巴一样,不甘心地跟在两人身后。

祈安安看看这个,又

上一章 目录 +书签 下一页